当前位置: > www.s99.com >

英雄迟暮中产末路

gecimao 发表于 2016-09-22 11:26 | 查看: | 回复:

三十年前,王石倒卖玉米赚得第一桶金创办万科;几天前,内蒙古一农民无证收购和贩卖玉米,被抓起来判刑。在这个利益有界限的国度:有些区域属于私,有些区域归于公,还有一些区域纳于权。不逾界,你才有分蛋糕的资格。

反客为主的逐客令:英雄迟暮中产末路

王石

生意就是战场:走上神坛至丢掉供奉

改革开放初期,许多人想做事只有“让”,www.s99.com,王石倚仗特殊的环境借助社会资本将万科做大,1988年因为“让”万科股权得了“名”,储备了可以吃半辈子的口碑资本。商人“不图利”的行为被大众极力颂扬,一时间他被描述成商业英雄,捧上神坛。

反客为主的逐客令:英雄迟暮中产末路

冯仑评价王石“坚持自己的三观”,说白了还是“要名不要利”。但“要名不要利”是双刃剑,王石从此被绑在了道德高地,任何求利的行为,都会将他至于危险境地,都会被认为背信弃义。加之每一代人对王石“英雄主义”的认知解读不同,王石的英雄之名也变得危如累卵。

万科虽是王石一手带大,但他现在为万科所做的戍守,只是为了不让万科文化发生变异——从这点看王石会拼尽力气为了保全万科的核心价值观而牺牲自己。他没有认知到的是:国营企业不断更换股东,对企业家阶层是没有感情、没有责任的。

万科股权之争本质上是“宝王之争”,公司第一大股东与公司本身之间怎么存在“股权之争”?姚振华反客为主后对王石下逐客令的底气在于后面握着资本的话语权,王石招架吃力,恐怕是当初让得太多了。

当年王石拱手把万科交给资本市场时就低估了资本的残酷和无情,更缺少对时代发展的远见。万科的崛起是英雄个人的努力,如今新的资本强势进入证明:股权就是话语权,资本不买“英雄主义”和个人崇拜的账,即使王石这个英雄在万科无法替代。

反客为主的逐客令:英雄迟暮中产末路

这边战罢“菜贩子”姚振华,精疲力竭,那边斜刺里又杀出一彪大将高喊:恒大许家印在此恭候多时了!万科、宝能、华润、恒大把斗地主的牌缠斗成搓麻将。

比起一脸草根长相的姚振华,许家印更果敢坚决,更让王石难以招架。王石贬姚振华是菜贩子,信用不够,钱不干净,杠杆太大。可是,恒大狂买万科股票没用杠杆,主要是自由资金和信托,人家入场是长期投资。这一下,王石哑口无言。更麻烦的是,面对许家印,王石“情怀式”的对垒或将失灵

王石高估了自己个人的作用,认为他的万科对行业对中国都举足轻重,认为自己白手起家到今天谁都会给三分薄面,王石要面子,对“利”有其傲慢和骨子里的轻视,许家印和姚振华都是逐利的草莽英雄,自然瞧不上。

姚振华扛着钱袋子上门求购吃了闭门羹,许家印也曾希望入万科,最后不了了之。王石遵循我们普遍接受的那一套:逐利是不值得为之倾心奔赴、是不高尚的,但身为商人,先决基因就注定逐名的王石拗不过逐利的许家印。

王石从出生和社会资源比许家印好太多,但许家印从仰望到超越,多半与王石个人性格有关。同为工人出身,许家印家境不如王石,王石的父亲比较给力是王震三五九旅的下属,后任柳州铁路局局长。98年房改政策出台,地产的黄金十年:王石顺风顺水建立了卓越的管理团队。

许家印步步惊心,拿没人接的项目,08年金融危机涉险重生。当王石在给田朴?做“笨笨的红烧肉”抱得美人归,许家印却为了拼事业追马云,14年获阿里巴巴注资12亿。河南人的那股狠劲从五年时间让恒大问鼎亚俱杯冠军就可见一斑。今天的英雄主义,不是你看起来像一个英雄,而是你所作所为已经称得上英雄。

王石坚持的是自我,成败屈居其次,偏爱的运动大多是个人项目:登雪山,跑步,划艇,飞滑翔伞……他更多追寻的是自我突破、实现,虐身体、虐意志这与王石的气质匹配。今天的王石有点像汉献帝,看似坐拥万科、仪仗堂堂,其实虚名无实,还常常要看背后大佬们的脸色。

而许家印投行、娱乐圈、体育圈,圈圈打通、长袖善舞。许家印参与的项目多是篮球、排球这类团队高度协同的运动,讲求的是团体合作。今天的许家印像曹操,总是伺机而动,于乱世中果断出手,这种行事作风换做以前是难以被主流意识认同、被大众所接受的。但如今他运筹帷幄都付笑谈,攻城略地,难以捉摸却被大众朝拜。因为许家印做了一个生意人该干的事情,更接地气。他信奉资本的力量,虚名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手段或者说另一个生意。

他明白:生意就是生意,冷酷的资本没有温度,一脚跨进资本市场的大门,名和利就不由自己说了算,资本唯利是图的本相终究会显现,追寻虚名早晚会被拉下神坛,如今看来王石神坛之上的“英雄主义”难敌大众声声讨伐助威时宝能这样“野蛮人”的冲锋。王石“图名”放弃股权,造成了万科股权极为分散的局面,也是野蛮人出现的根本原因。

但旷日持久的宝万之争让王石从一度封神的企业家到被全民消费扒皮成体无完肤的"男明星",其中除了资本的博弈对抗之外,王石从开始的不屑、强硬,到后来低姿态向中小股东鞠躬、向姚振华致歉的态度变化是他向资本示弱的信号,也是他对于这个时代,这一代人的无奈唏嘘。

从另一个层面讲:他在精神上并不是完败给资本的角逐,更多是对被反英雄主义戕害的力不从心。

反客为主的逐客令:英雄迟暮中产末路

英雄这个东西是用来敬仰的,不是用来把玩支配的。崇拜完了,达不到你想要的标准,会骂娘。英雄还是特立独行的个体,他不遵从也不会囿于你的标准。

而且如今的网民是一个容易被“激怒”、“煽动”的群体,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事件反复上演,“宝王之争”即便很多人起初的观点都是模糊漂移的,一旦被引导到一种倾向上,就会变成坚定不移的反对派,并且不断地找到理由支撑、强化自己的观点,这也是为什么网上言论一边倒攻击王石。

而这正印证着中国中产阶级的末路原本声援王石的或者说从利益上支持他的大多都是中产阶级,因为中产阶级是支持精英阶层的,但随着时代的变更,他们进退维谷,被架在一个一场尴尬的位置。中产阶级选择沉默不发声或者无意发声,也是他们面对民粹主义的无奈,民粹主义热情高涨的反王石思潮,其实反的还是精英阶层。

民粹主义最大的特点就是:其他声音说了你又不听,听了你又不懂,懂了你又不做,做了你又做错,错了你又不认,认了你又不改,改了你又不服,不服你又不说!

王石曾说过:我相信资本,相信资本的力量,在资本面前,个人的意志是微不足道的。这是曾经以强势傲慢著称的王石,最大程度的退让,为他将悲情谢幕埋下了伏笔,更是他选择面对反英雄主义的屈从。

他被大众一步步反噬的剧情,也恰恰印证:资本才有话语权,话语权的交替跟随时代,他想凭借一己之力对抗资本市场的规则,注定会被市场浪潮拍击的尸骨无存,会被大众的短视、被大众试图公然反抗精英阶层的意识形态所需作为首要攻击对象。

王石说:之所以放弃资产,第一,我觉得这是我自信心的表示,我选择了做一名职业经理人,不用通过股权控制这个公司,我仍然有能力管理好它;第二,在中国社会尤其在80年代,突然很有钱,是很危险的,中国传统文化来讲,不患寡,患不均,大家都可以穷,但是不能突然你很有钱。在名和利上只能选一个。我的本事不大,我只能选一头,www.s99.com,我就选择了名。”如今看来他的悲情是一开始就理想化了市场和资本。

结合之前英国脱欧公投让人心寒的佐证,不禁让人深思:大众背后到底是什么力量在主导一种逆流而上的意识形态?我们的英雄主义被埋葬,我们选择对英雄的戕害难道能自我实现吗?

不管你是数落王石该撤就撤何必总拿情怀强撑,www.s99.com,还是义愤填膺为他遭到资本的迫害与追杀打抱不平,你都应该看到时代变了,资本并不是处处都要话语权,也并不总是强势,但它会根据需要来调整。正如《教父》中所说“生意就是生意”,商业就是江湖,太纯洁的想法往往没有生命力,英雄也会迟暮。

体质畸形是遗传而非变异

从计划体制到现代企业制度有两个槛,一个是家国分开,承认私人身家的合法性,即允许多种所有制形式的存在;一个是将身家转换为现代企业即“公司”。

改革开放的意旨明确:允许多种所有制;建立市场经济的意旨明确:引入现代企业制度。第一个槛跨的很快很顺利,原因跟历史和人性有关;第二个槛跨起来不那么顺,原因也跟历史和人性有关。

至少现在的局面是现代企业制度还没有真正贯彻落实,比较风行的企业模式是“家业”做里子、“公司”做面子,一种杂合传统与现代的折衷模式,企业里子和面子这种矛盾背离,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弱化,反而越来越严重。

在企业管理上王石是个企业家,他推崇 “不行贿”、不陪酒;在对人才培养上不同于其他企业,喜欢“白纸”而非“聪明人”,这源于中国教育出来的孩子,都普遍比较聪明,因为社会关系复杂,人际关系也复杂,久而久之,在大染缸里久了,就自然变得更“聪明”了。聪明人隐藏的东西太多,变数太大,你不知道他/她内心真实的想法,其实管理成本更高。

但在制度层面上,经济运行过程中他并不是真正的企业家,仅仅是拥有企业家精神的经理人。尽管他处处以企业为家,但企业并不是他的家,而是股东、投资人的家。这个矛盾最终会成为激化并试图驯服他屈从资本的反骨。

反客为主的逐客令:英雄迟暮中产末路

务实的玩家转换了思路:家业终归是家业,这是本质,但现代企业制度、小股东、表决权、治理结构那点事儿,也不再只是圈完钱后就摆在那儿给人看的花架子,尤其各项监管规则和写在法律里的那些条框更要三思而行。否则的话,不光要受罚,还可能有被别人抢走“家业”,就如王石那样。

舆论关是万科之争最敏感难缠的地方,万科管理层被宝能、华润炮轰,被公众质疑较多的地方,在于其“内部人控制”:王石不务正业拿高薪,管理层在万科合伙人计划增持万科股票……在道德上面做文章对普罗大众层面容易奏效,面对中国成长起来的精英阶层不一定管用。

如果王石战胜了股东(宝能系、华润集团、散户),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需要推倒重来,这是天翻地覆的革命,将引起中国资本市场大乱。所以中国证监会已“指点”双方:万科股权之争必须依法依规地去解决。而股东大会就是依法依规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决不会允许王石为了小团体私利,恣意挑战法律的尊严。

监管部门当然不愿管万科股权之争这种夹杂着私人“家业”和市场规则的事,既可能触及体制的敏感之处,又面临如何向公众交待的问题,搞不好上下失守。但如今的事态监管部门必须得出面,而且还要执行“小家服从大家,市场服从政治”的原则。

真正理解规则的人都明白:真正的情怀只有一种,那就是“政治情怀”,一种本质上叫做“妥协”的能力和一个稳定的局面才是监管部门想要的。再这样闹下去,宝能和王石都得出局,万科归华润和深铁。

反客为主的逐客令:英雄迟暮中产末路

宝万之争可以看作是对规则的一次试探,资本的力量终究是可怕,但双方都没有掌握着规则的最终解释权,谁制定的规则,就要符合谁的价值观。所以问题根本在于:王石虽是我们心中“理想化”的企业家,一生恪守规则,遵从市场,却忽略了这是谁的价值观,谁拥有解释权?

中国这片土壤中,可能不太适合太理想主义的东西,情怀也并不值几个钱。讲情怀的企业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严重依赖领导者的人格魅力,例如罗永浩,但万科已经上市,需要扩大和发展恐怕已经不再依赖王石这个个人品牌,但再炙热的情怀,也难以融化冰冷的资本市场。

万科这帮光鲜的职业经理人,从“举牌”到“逼宫”被一步步被逼入死角,也说明资本市场天生冷血,所有人既是猎人也是猎物。猎食或被猎食,最终取决于自己的目光、实力和策略,还有那么一点点运气。至于这个时代商业精神圭臬也变成了胜者为王,吃的开的唯有资本,情怀内衬再难抗衡。说白了,大家既要有共同的理想和情怀,同时又对规则有基本的认同。

今天社会的本质,就是经过30年的跑马圈地,产业的竞争、所有的细分产业的竞争都达到了充分的状态,再往下的竞争就只有进行产业的整合了,这个整合的过程就是收购兼并的过程,就是金融资本撬动杠杆的过程。

一个讲效率的时代,是横向、纵向产业整合的时代,是金融杠杆的时代。对于金融行业,大家只看到现象,并没有看到本质,而现在资本开始说话了,英雄主义再悲情也是被自己的情怀所埋葬。

王石曾经公开表明:自己最大的成功就是自己不再被需要。我们也愿意相信,也许他正走在“成功”的路上。

原创,转载请联系微信(yimi0801)授权,否则视为侵权。


首页 www.s99.com 99真人线路检测 99真人官网 99真人娱乐城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2012-2014  http://www.0571ky.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版权由"www.s99.com"所有